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九江“镉大米”这一年的治理追踪:3000元治污费与未了局

2018-11-19 13:35去四川Qu4C编辑:wanzi人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发现大米镉含量超标后,李怀德已经不再吃九江老家山上长出的米。现在,他和父亲借助以往转卖粮食的资源,另寻他处重新开辟了一块土地。

他为此还养成了不少新的生活习惯:吃鱼不吃鱼头——“鱼头更容易积累毒素”;随身携带PH试纸,看到水的颜色有异样就去测;钓鱼时发现水偏酸,就把鱼给放了。

2017年11月,李怀德所在的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港口街镇被曝出大米镉含量超标,原因被质疑为九江矿冶有限公司(下称“九江矿冶”)排污。媒体曝光后,九江市共有11名责任人被问责,九江矿冶公司也被责令停产,并启动永久性闭矿工作。当地也开始了生态整治。

2018年5月,环保组织“源头爱好者”起诉了九江矿冶。11月1日,九江镉米公益诉讼案在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双方当庭和解,九江矿冶表示愿意拿出3000万元用于治污。

界面新闻回访发现,整改一年后,当地生态在改善的同时,也经历着阵痛。

“四大米市”九江产出镉大米

37岁的李怀德从小生活在九江市港口街镇,对这里的山山水水都熟悉。他记得,小时候港口街镇的东湖还有苍鹰飞过,大人们时常捞起需要好几个人才能摆平的鱼,外地的农民走路渴了,就直接在这里兜起一捧水。水冬暖夏凉。

参与“阻镉行动”之前,长江流域的河流湖泊他都去,之后就难得有雅兴。“阻镉行动”是公益组织“源头爱好者”推进的项目,目的是帮助被金属镉污染的区域恢复生态。

多年来,东湖的水都是一潭偏酸性的死水。“水偏酸,鱼虾只要一进入,很快就死。”李怀德说。“现在,好歹鱼虾能活了。”

九江紧邻长江和鄱阳湖,曾是“三大茶市”和“四大米市”之一。这里分布着115种候鸟,109种鱼,其中包括国家保护动物天鹅。东湖位于江西九江赛城湖区域,行政上归属九江市柴桑区(2017年8月之前为九江县),是重要的越冬候鸟栖息地。人们记得,天鹅、青头潜鸭、琵觜鸭、绿翅鸭、豆雁都喜欢来这里。

据江西省商务厅网站介绍,九江已探明的矿产资源有104种,金、铜产量较高,“潜在经济价值达4000亿元以上”。

这里有富矿也有危机。2017年11月,环保机构“源头爱好者”在九江丁家山矿区调研发现,矿区废水池附近的农田、紧邻的叶家垄村以及使用东湖水灌溉的农田3处均产出“镉大米”。

首先发现异样的,是负责在当地监测候鸟的环保志愿者岳桦。2017年2月份,东湖就有大量候鸟飞离。他感到蹊跷,进行了一次航拍,发现湖水呈铁锈色。之后他联系了朋友田静,后者近年来供职于“源头爱好者”组织,曾参与过镉小麦事件的追踪。

他们走访后得知,李怀德家的大米被鉴定镉超标,随后三人联系起来。他们采集了三个样本,鉴定结果显示,镉含量全部超标。田静把事情公布到网上,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关注。

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 2762—2017),镉的限值为0.2mg/kg。但在港口街镇,许多村民家的稻谷镉含量为0.6mg/kg左右,远超国家限定标准。

资料显示,镉不是人体必需元素,镉及其化合物可经呼吸被体内吸收,积存于肝或肾脏造成危害,尤以对肾脏损害最为明显。镉对土壤的污染,主要通过两种形式,一是随工业废气向四周扩散,经自然沉降,蓄积于工厂周围土壤中,另一种是含镉工业废水灌溉农田,使土壤受到镉的污染。

2017年下半年,“源头爱好者”的志愿者们在港口街镇走访后数月后认为,这是由九江矿冶采矿排污造成的。

当地被酸性水腐蚀的水槽 摄影:曾金秋

工商资料显示,九江矿冶成立于2008年,股东分别为占股84%的北京创盈科技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占股16%的九江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九江矿冶有限公司是由九江矿冶总公司改制后重组的股份制企业。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金矿、铜硫矿开采及矿产品销售。它的两座矿山位于九江市柴桑区港口街镇丁家山地区,矿山附近两条河直接流向村民的农田。

2017年11月6日,在向九江市环保、农业等部门反馈无果后,志愿者田静开始在网上发帖,希望引发关注。

11月底,经媒体曝光后,九江市共有11名责任人被问责。负有直接责任的村镇干部被立案审查,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港口街镇分管环保工作副镇长吴帆(非党员)被立案调查,并给予行政警告处分;柴桑区环保局、区农业局、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等部门分管领导被诫勉谈话。同时,九江市按照国家统一粮食收购价全部收存疑似污染稻谷75206斤,集中存放入仓,对确属污染稻谷进行无害化处理。

柴桑区环保局通报称,2017年8月30日已经责令九江矿冶公司停产,在此基础上,按有关程序启动永久性闭矿工作,并对矿区进行生态修复和植被恢复。2018年初,九江市也发布了针对港口街镇的治污计划。

这并非孤案。2018年10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作关于检查《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时,点名批评九江镉米事件、湖南花垣县血铅事件、河南新乡市镉麦事件。

而在《环境科学》期刊上刊发的文章称,近20多年,我国粮食主产区耕地土壤重金属污染呈上升趋势,点位超标率从7.16%增加至21.49%,增长了14个百分点。污染物以镉、镍、铜、锌和汞为主,南方粮食主产区的土壤重金属污染重于北方,主要为采矿业及工业污染。矿区附近污染耕地点位重金属超标比重达到93.75%,重度污染比重高达87.50%。长江中游及江淮地区、四川盆地矿区附近的点位重金属超标均为100%。

另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的2017年发布的报告,部分城市排污口设置不合法、污水管网不配套、雨污分流不到位、污水处理能力不足,全国二分之一以上的园区依托城镇污水处理厂处理工业废水,存在不少“散乱污”企业,严重影响周边农用地质量。

被腐蚀过后的田里已经长不出庄稼。 摄影:曾金秋1.1亿与3000万

2018年11月初,九江的稻田已经被收割过,港口街镇遍布着烧荒垦种的痕迹。

有些农田还长着绿油油的草。港口街镇刘仓村一位村民说,这些是怀疑被污染后遗弃的。也有些田外表光秃秃地呈现暗灰色,剔开其表层土,又显出金属黄。这样的田被插上了“严禁耕种”的牌子,意即被鉴定为严重污染的。

那些看上去灰突突的田地最靠近矿山下的河谷,几十年都靠山上的水灌溉。村民们逐渐发现,离水源越近,越是寸草不生。

如今,李怀德外婆家的土地已经寸草不生。发现镉污染之后,他号召全家人都不要再种庄稼。但老人怕糟蹋土地,坚持在旁边种了些瓜果蔬菜。

这样的现象在港口街镇并不鲜见。

镉米事件曝光后,港口街镇在被鉴定为受污染的田里插上严禁种植的牌子,但未能阻止村民们继续耕种。

“我们老头子在家,要不要活命啊?”村民张喜对此感到愤慨。他今年70岁,除了种庄稼,再无其他谋生手段。镉米事件爆发后,他们家的谷子也卖不出去了。

2018年3月,他被武汉市职业病防治院诊断出尿镉,正常值在0—5 μg/g,他被检测出10.17μg/g。

一位80多岁的村民表示,他从小生长在这里,这十年来,村里得“怪病”的越来越多。“肾病、白血病都有。”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在村子里住了。他们批量跑出去打工,或者干脆搬家。只有老人还愿意留下来。

事发后,村里决定以土地租赁协议的方式补偿村民。协议规定,村里将受污染的土地承包下来,价格为每亩地每年600元钱。有村民小心翼翼保存着赔偿款的单据,金额精确到角。

“我们一年一亩地也就卖600多块钱。”李怀德说,政府给的补贴确实是按市价,但土地被鉴定污染后,眼看着这些田只能荒废,对上年纪的人来说,无疑是种打击。他还打听到,今年九江市的制米厂在收购大米时,要求农民出具质量检测报告。

被荒芜的田地只能等待时间来消化。但被收割的稻子也不意味着安全,因为它或许被划在了382亩红线之外。

382亩是九江市环保局在法庭上给出的被污染土地面积,它被圈定在港口镇的四块区域:九江铜硫矿选矿区、丁家山采矿区、生机林村部分河谷地区和东湖部分沿湖地区。

李怀德对此感到不忿,“这都是十多年前测出来的污染区,后来的没算进去。”

这四块区域也是治理项目一期工程涵盖的区域。

11月2日,界面新闻探访了这个治理项目中的2号区域——九江铜硫矿选矿区。停产之后,这里的污水池被围挡挡住,污水池外堆放着几包石灰。卫星图还能显示暗红色的废水。根据项目一期治理方案,项目包括清理转运矿山尾渣、处理生产区废水、处理矿坑废水、修建地表排水系统、裸露地表覆土复绿、裸露边坡治理、II类固废填埋场建设、监测系统建设等。

志愿者田静表示,根据机构给出的数据,治污至少需要1.1亿元,但是柴桑区目前只投入了1400万元。界面新闻在柴桑区政府网站上查到,2018年该区节能环保预计总支出1,595.5万元,也远不能覆盖到1.1亿的治污费用。她认为,即便是九江矿冶将法院调解中谈到的3000万元落实到位,距离1.1亿元仍有很大差距。

九江铜硫矿选矿区的污水池。 摄影:曾金秋多次补偿协议

一年来,环保组织者将矛头对准九江矿冶。事实上,这里的污染由来已久。

村民们介绍,丁家山共有两座矿,一座金铜硫矿,一座铜硫矿。70年代先开挖铜硫矿,70年代末才开挖金矿。

村民张路的家离金铜硫矿不远,那里有一条河,通往家门口。当年,村里不少人想去金矿打工。“那时觉得金矿是好事,没感觉有多大危害,还能赚点工钱。”

1998年8月23日,九江县(现称“柴桑区”)经贸委出台的一份文件提到,铁门坎金矿(恒鑫公司)取水困难,允许将村民所有的一处水井送给铁门坎金矿,但不能作为生产用水。此外,矿山面临水质污染、水土流失问题,应该在适当时机取水化验,邀请技术人员实地察看,拿出方案治理。

后来,金矿被挖空,又在下面发现了铜硫矿。“一发现有硫就觉得是坏事了。”村民们都知道,硫开挖过后污染严重,“田里不长庄稼,草籽也不生。”

最后,这个问题的解决方式是,“矿里的老板赔了点钱。”村民说。

在当时,村民们愿意用水土流失换取利益,只是后来能够用来交换的筹码越来越少。界面新闻获得的几份协议显示,起初用来谈判的仅仅是水土流失,后来才加上了水质污染。

1998年4月17日,丁家山村十二组与恒鑫公司签订补偿协议。“恒鑫公司为黄金生产,在丁家山矿区进行露天开采及尾矿堆放。经过多年,大量泥沙流入丁家山村十二组大小水塘,造成蓄水量减少,金矿需要每年补偿给丁家山村十二组两万元,直到金矿闭坑为止。”同样的协议在2000年又被签订了一次。

2004年4月20日,村民与更名为承包金矿的金丰矿业公司签协议,这次才明确指出了存在水质污染问题。合同规定,丁家山村的大水库已经不能养鱼了,需要每年补偿村民1200元,此外再补偿其他水土流失费。合同还涉及“公路借车费”等。

在金丰矿业之后,九江矿冶总公司接手了两座矿。

《新京报》曾报道称,2007年,九江矿冶总公司改制,将金铜硫矿移交给了九江矿冶有限公司,总公司与九江矿冶均未对矿山进行开采。据曾在铜硫矿工作的人员介绍,九江矿冶总公司和九江矿冶有限公司“实质上是同一个公司”。

但在2018年11月1日的法庭辩论中,九江矿冶坚称,改制之前就已经有污染,改制之后不应由其对污染负侵权责任。不过,原告方律师出示了一组证据,证明土壤表层污染更甚。也即是说,土壤在近期受到的污染更严重,九江矿冶应该负责。

九江矿冶延续了之前矿主的做法:赔钱。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合同显示,2013年6月19日,九江矿冶与丁家山村的村民们签订了为期十年的合同。这份合同确认,铜硫矿经过雨水冲刷,形成含重金属的弱酸性污水。“金丰矿业在开采中没有对污水进行处理,直接排放,根据国家出台的‘谁污染谁治理’原则,应该由金丰矿业予以赔偿。九江矿冶接手之后,在没有开采的情况下,先治理了污水,愿意帮助村民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合同规定,从2013年到2023年,共115亩受污染农田,按照每亩每年600元/亩/年算,丁家山村的村民每年共可以拿到69000元。丁家村两个组每年还能拿到共计5000元矿山治污费用及46200水塘赔偿费。九江矿冶每年还支付给丁家山村委会两万元。九江矿冶在治理矿区环境期间,村民不得耕种受污染农田。治污验收结束后,合同终止。

几十年来,采矿的来了一拨又一波,但是庄稼和鱼却养不活了,到最后,赔钱也无济于事。张路记得,村民与矿上的人发生过好几次冲突,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那次,村民把通往铜硫矿的路挖断,对方开着吊车,身体对抗一触即发。后来,村里来人协调,让矿上的人绕路走。

国家农业综合开发试验田附近水质呈酸性。 摄影:曾金秋“阻镉行动”陷入疲态

2018年5月,“源头爱好者”作为原告,就镉大米事件起诉九江矿冶。2018年11月1日上午,本案在九江中院开庭审理。

庭审中,原告希望被告九江矿冶及第三人九江市环保局公布二期治污方案,对方表示仍在上报中。在污染面积一事上,几方僵持不下。“源头爱好者”坚称,现有382亩红线之外仍有水域呈酸性。但九江市环保部门表示,希望社会各界相信环保部门的监测结果。

11月1日,界面新闻走访发现,位于382亩界限之外的刘仓村吴家大屋附近竖了块牌子,上书“国家农业综合开发试验田”。与之对照的,是一潭透着铁锈色的水。李怀德习惯性地拿出试纸测量,发现这里的水PH值在4到5之间,明显呈酸性。“不知道这块田他们准备怎么办,2016年刚批下来的。”

界面新闻走访后了解到,事件爆发后,柴桑区环保局并没有对东湖流域内所有的农田进行检测。

由这382亩红线引发出来的还有补贴问题。

港口街镇刘仓村村民介绍,镉米事件爆发后,镇上给附近的生机林村和丁家山村都发放了补贴,唯独刘仓村没有拿到。他们的田,连同这块“试验田”,被划在了382亩之外。

“谁能闹谁就拿到补偿。”与政府部门和村委会接触多了之后,不少村民发现了这个“诀窍”。

一种奇怪的局面开始形成:村民往往更希望自己的土地被划归为污染田,因为被划进去至少还有补偿,不划进去就什么也做不成,只能任由其长草。

也有老人无视这些消极面,比如麒麟村村民李行彬。十多年前,他就发现“东湖的鱼全死了,什么也不长”,但这并未影响他和妻子带着孙辈在此生活。事发后,他家的田没有被划为污染田,“没听说出问题,政府也没叫大家不要种。”但一年前,公益组织的人过来查验发现,他家有一部分的稻谷镉含量已经超标。“肯定有点影响,但它是慢慢的。”

李怀德是为数不多参与“阻镉运动”的村民。2015年前后,他父亲在一次粮食交易后,收到了买家发来的检测报告,称从他家收购的稻谷镉含量为0.24mg/kg,超出国家标准0.04mg/kg。李父感到不可思议,2016年,他们采集了更多稻谷,又到江西省粮油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了一次,发现镉含量为0.71mg/kg,远超国家标准。此事伤了李父的心,“一两个月都提不起精神。”

李怀德记得,媒体刚来采访时,不少村民有抵触情绪。“很多年纪大了,也不用手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久而久之,他们也开始配合。

2018年11月1日,原被告双方当庭调解,方案为:九江矿冶承担污染治理费用3000万及相关调查检测费用、律师费,“源头爱好者”持续参与后续污染治理监督。

田静说,之所以打官司,是希望拿到一些公开数据,比如污染范围和治污项目规划情况。但现在看来,法庭之内能得到的最好结果就是调解,“我们还是会继续追踪。”

李怀德能感觉到“阻镉行动”参与者们的疲态,他感激公益组织为这个村子做过的一切,但也理解,事情很难再推进了。

在村里,这场官司仅被一些年轻人们了解。老人们也不懂法律,只是一遍遍哀叹,为什么稻子不能种了。

村民张林抱怨,以前多少还能从采矿者手里拿到些补偿,曝光之后,矿上停产,钱也不给了。

今年的九江雨水不多,冬季更旱。最近,东湖旁边的田里铺设了长形网兜,一尾小银鱼被困其间,一动也不动。远处几只天鹅立在水面,呼应冒尖的水草。李怀德拔了把荸荠秆,回忆儿时的味道。

(来源:未知)

微信二维码
已推荐
4984
  • 凡本网注明"来源:去四川Qu4C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去四川Qu4C,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去四川Qu4C,http://www.qu4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三亚返京机票暴涨近10倍 返哈尔滨机票高达2万元

三亚返京机票暴涨近10倍 返哈尔滨机票高达2万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