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军事直击

美国又要搞事情!美威胁退出《中导条约》中国或面临两大新战略压力

2018-10-21 19:47去四川Qu4C编辑:wanzi人气:


据美国媒体20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正在建议特朗普总统退出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他的理由是,俄罗斯近期部署了新的巡航导弹,率先违背了《中导条约》。

尽管博尔顿的提议遭到了美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强烈反对,但是联系特朗普在核领域的一系列动作以及他对于国际机制的一贯态度,不排除美国真的会退出《中导条约》。如果美国真的退出该条约,将会给螺旋式下滑的大国关系乃至岌岌可危的全球战略稳定增添新的变数。

美威胁退出《中导条约》 中国或面临两大新战略压力

《中导条约》生效后,美国“潘兴”2、陆基“战斧”等中程导弹被销毁。

美国国内核制胜学派甚嚣尘上

1987年12月8日,美苏签订《中导条约》,条约禁止两国部署、制造或试验射程在500-5500公里之间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被誉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协议”。

自《中导条约》签订30年来,美俄(苏)战略能力、国际格局和军事技术状况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当年维系条约的一系列共同利益基础皆不复存在。近年来,美国国内数次涌现“退出”争议。在美国看来,俄罗斯虽然签署了条约,但并没有严格恪守。

近年来,美国一直计划重新部署陆基巡航导弹。

“退群”趋势下美国或退出《中导条约》

特朗普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原则,对美国无益的国际机制或国际组织,他都毫不犹豫地一再退之。迄今为止,他已经先后退出了TPP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似乎有将退出行为“常态化”的趋势。与“藐视”国际机制与国际合作相对应的是,他对“大国战略竞争”的重视。自特朗普上台后,先后颁布了《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三大战略文件,通过了《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和《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这些战略文件和法案一致认为,美国当前面临的最重要外部安全威胁,是大国战略竞争而非传统的恐怖主义。

近年来,美国战略界经历了对俄关系与对华关系的争议与辩论,通过对俄格战争与乌克兰事件的分析,美国认定俄罗斯是现行国际秩序的“颠覆者”。为此,当大国竞争重新成为当今国际政治的主要准则和内容,美国应该尽快从“大国合作”和“大国礼让”的规范中抽身,转而积极应对“大国竞争”和“大国冲突”。在大国战略竞争这一结构性背景下,俄美关系持续走低,强化了新一轮对俄制裁,双方“外交驱逐战”、“媒体制裁战”不断升级,两国关系不仅没有实现“重启”,反而近乎陷入“死机状态”,双边关系螺旋型下滑。中美关系与俄美关系同时陷入倒退与下滑阶段,一方面反映出大国实力对比变化引发的相互认知的巨大落差,另一方面折射出大国之间战略关系正由外源性矛盾转为结构性冲突的重要变化。

大国合作“让位”于大国竞争与冲突,将削弱全球战略稳定的基础,未来核军控前景不容乐观。2001年,小布什总统退出了《反导条约》,这标志着冷战时期美苏以相互确保摧毁为原则的战略稳定性的基础已不复存在。通过构筑强大的地区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美国建立了攻防一体式战略威慑体系。如果特朗普再退出《中导条约》,则可有持无恐地扩大覆盖各个射程的核武库,从而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场核攻防领域的恶性军备竞赛。一方面,美国除了要自己发展和部署中程弹道导弹,还向其亚太盟友出售中程弹道导弹武器;另一方面,《美俄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新START)即将于2021年到期,如果美国退出《中导条约》,那么新START续约的可能性也会大大降低,除了新START,美俄双方也没有就战略核武器削减问题进行其他任何形式的谈判和接触,美俄核裁军以及全球核不扩散机制前景日益暗淡。

(来源:未知)

微信二维码
已推荐
4984
  • 凡本网注明"来源:去四川Qu4C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去四川Qu4C,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去四川Qu4C,http://www.qu4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素有“战斗民族”称号的俄国人给大家留下的第

素有“战斗民族”称号的俄国人给大家留下的第



返回首页